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新聞>正文

關于“蕭山國土局出讓土地違約案”有感

時間:2017-11-02 14:39:02    來源:中國新聞時報網    瀏覽次數:46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法院判決漏洞百出,受害者喊冤至今

  近期,一則標題為“蕭山國土局出讓土地嚴重違約,法院錯判應予糾正”的新聞被各大媒體爭相轉載,新聞里報道的內容說起來也不是剛發生的事兒,當事公司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之林公司”)依法維權近七個年頭了,其艱辛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啊。筆者想就該案件情況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案件概要:2011年6月21日,杭州市國土資源局蕭山分局(以下簡稱“蕭山國土分局”)公開招拍掛出讓(蕭政儲出【2011】14號)建設用地,天之林公司通過公開競標取得該宗土地使用權,于2011年6月23日簽訂土地出讓合同。2011年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進場動工時卻遭到興議村村民多次封堵工地大門、阻擾施工,天之林公司多方打聽得知,原來出讓合同約定的四至范圍在建設一路以南存在一塊(寬6.5米、長135米,共計877平方米)未被征收的興議村集體用地!天之林公司隨即向蕭山國土分局和相關部門反映要求解決,經過長期努力,由蕭山區政府交辦,經蕭山區發改局調查核實于2013年2月作出蕭發改(2013)39號文。該文明確,“區有關部門觀點一致”,未征收的“6.5米寬”農村集體土地為應征未征土地,蕭山國土分局同意解決上述未征農村集體土地問題,有關損失政府給予政策補償等。天之林公司隨即繳清全部土地出讓金。2014年6月9日,蕭山國土分局突然向蕭山法院起訴,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納遲延支付土地出讓金產生的違約金,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訴,要求駁回蕭山國土分局的起訴,解除土地出讓合同,并賠償違約損失。結果蕭山區法院和杭州中院一審二審先后判決支持蕭山國土分局的訴訟請求,浙江省高院也駁回了天之林公司再審申請!

  筆者認為在該起案件中蕭山國土分局存在沒有依法行政,地方法院沒有按合同約定和法律規定審理本案的嚴重問題:

  一、蕭山國土分局出讓土地中沒有依法行政

  蕭山國土分局公開招拍掛出讓的建設用地之所以存在農村集體土地,是因為漏征了建設一路以南長135米、寬6.5米的地塊,造成了其違反合同的根本性違約,這完全是因為蕭山國土分局造成的,不但沒有及時糾正錯誤,反而將違約責任強加到天之林公司頭上,請問這樣的行為是否是行政不作為?

  另外,從政府部門專題協商一事來說,蕭山區發改局經過五個部門協商出臺的文件明確“區有關部門觀點一致”:未征收的“6.5米寬”農村集體土地為應征未征土地,蕭山國土分局同意解決上述未征農村集體土地問題,有關損失政府給予政策補償等。蕭山國土分局在內的五個部門專題協商,難道不知道發改局文件里的明文規定嗎,明知故犯還要向法院起訴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擔違約金?而且蕭山國土分局已同意解決未征農用地問題,蕭山國土分局這樣的行為前后矛盾、出爾反爾,政府公信力何在?

  二、地方法院沒有按合同約定和法律規定審理本案,判決認定中漏洞百出。

  一審法院判決認定土地出讓范圍是:該地塊東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凱利五金廠房,北至建設一路。但因蕭山國土分局漏征建設一路以南長135米、寬6.5米的應征未征農村集體土地,造成蕭山國土分局出讓土地“北至應征未征農村集體土地”,而并非北至建設一路,蕭山國土分局出讓土地范圍與合同約定不符,造成天之林公司不能合法使用。但一審法院故意回避該重要定案事實,竟然判決認為“蕭山國土分局向天之林公司交付的土地符合《掛牌公告》與《杭州市蕭山區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約定的范圍與面積,不存在違約情況”,并判決支持“蕭山國土分局要求按合同約定以每日1‰標準支付違約金的訴訟請求”。此法院判決漏洞之一。

  一審法院判決認為“建設一路以南6.5米土地是在天之林公司的工地圍墻之內,由天之林公司在使用。因此天之林公司關于無法實現合同目的的主張不成立”,據此判決不支持天之林公司的主張。筆者翻閱《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權不得出讓、轉讓或者出租用于非農業建設。筆者認為:該判決是違法的,法院不應支持違法侵占集體土地,更不應該以判決形式確認違法侵占的集體土地天之林公司可以使用。此法院判決漏洞之二。

  一審中,天之林公司“撤回”部分反訴請求,要求另行起訴。但一審認定天之林公司“放棄”該部分反訴請求,侵犯了天之林公司對民事權利的處分權,屬審判程序錯誤。此法院判決漏洞之三。

  ……

  二審法院認定“案涉出讓宗地座落于北干街道興議村建設一路以南、凱利五金廠房以東、村道以西”,與一審法院認定的土地出讓范圍“北至建設一路”一致。同時二審法院認為“案涉未被征收集體土地位于宗地的出入口,該未被征收集體土地將直接影響到案涉出讓宗地的開發和建設,而根據現有證據表明,該未被征收的集體土地所在村的村民確實對天之林公司開發建設案涉宗地進行了阻撓”。那么,根據二審法院認定的上述事實蕭山國土分局明顯屬于根本性違約,根據《城鎮國有土地出讓和轉讓暫行條例》第十五條規定“出讓方應當按照合同規定,提供出讓的土地使用權。未按合同規定提供土地使用權的,土地使用者有權解除合同,并可請求違約賠償”,土地出讓合同顯然應當依法解除,并由蕭山國土分局進行賠償。但令人費解的是,二審法院判決前后矛盾,竟僅僅判決蕭山國土分局存在“一定的違約行為”,并以“天之林公司在使用該地塊時已經將案涉未被征收集體土地加以利用,該集體土地即已經處于天之林公司的圍墻范圍之內”、“該未被征收的集體土地雖然對天之林公司開發建設案涉宗地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但尚不足以據此認定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為由駁回天之林公司要求解除合同的合法訴請。如此前后矛盾、枉法裁判,此法院判決漏洞之一。

  二審法院判決“雖然蕭山國土分局在案涉宗地的出讓過程中存在一定的違約情節,但該違約情節尚不足以對抗合同所約定的天之林應依約支付出讓金及延期支付土地出讓金所產生的滯納金的義務”。且不論蕭山國土分局是否根本性違約,單就蕭山國土分局漏征建設一路以南長135米、寬6.5米的應征未征農村集體土地,造成蕭山國土分局出讓土地“北至應征未征農村集體土地”,而非發改批復和合同約定的出讓土地“北至建設一路”、“建設一路以南”這一事實,依據不安抗辯權,蕭山國土分局在合理期限內補正前,天之林公司當然有權暫不支付剩余土地出讓金,甚至要求解除土地出讓合同,且不用承擔違約責任。況且,蕭山區發改局出臺的包括蕭山國土分局在內的五個部門協商文件明確“區有關部門觀點一致”:未征收的“6.5米寬”農村集體土地為應征未征土地,蕭山國土分局同意解決上述未征農村集體土地問題,有關損失政府給予政策補償,未繳納的土地出讓金所產生的滯納金原則上同意減免等。據此天之林公司也不用承擔所謂的“延期支付土地出讓金所產生的滯納金的義務”。此法院判決漏洞之二。

  一審法院程序錯誤,將天之林公司“撤回”部分反訴請求,要求另行起訴,認定為天之林公司“放棄”該部分反訴請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四)款規定因嚴重違反法定審判程序的,應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但二審法院未發回重審,也未判決糾正一審法院的程序錯誤。此法院判決漏洞之三。

  ……

  中國社科院及國家法官學院的幾位專家經過論證得出的結論一致認為:

  (一)本案一審、二審法院的判決書,均存在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甚至錯誤的明顯缺陷。因此建議人民法院啟動相關程序,對于本案的錯判予以糾正。

  (二)本案中,蕭山國土分局存在根本違約行為,因此產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權,涉案土地出讓合同應予解除,蕭山國土分局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三)天之林公司遲延交付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金的行為不構成違約行為,而是行使不安抗辯權的合法行為,并不因此承擔違約責任。

  上述幾位法學專家認為本案一審、二審判決錯誤,根據杭州中院已查明的事實和法律規定,指出蕭山國土分局出讓建設用地存在根本性違約,合同應予解除、并賠償天之林公司損失。但是浙江省高院對于幾位法學專家的意見視而不見,甚至連啟動再審的機會都沒有給天之林公司,沒有給出任何事實、法律依據直接駁回再審申請。浙江省高院這樣做是覺得蕭山、杭州兩級法院的判決真的沒有問題,還是對下級法院錯誤判決的包庇縱容?結論不言而喻!

  2016年12月1日,天之林公司將申訴書提交給最高人民法院,請求再審這起冤案、使得以盡快昭雪。期間包括《民主與法制》、《人民網》、《央視網》、《法制快報》、《云南周末》、《法制與社會》等多家媒體對于此案先后進行了報道,2017年5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對天之林公司的申訴進行立案審查,案號為:(2017)最高法民監50號,并傳喚雙方于2017年6月5日對本案進行了聽證。黨中央提出依法治國,這起法院錯判的冤案最終一定能夠得到糾正,讓我們拭目以待!

  筆者化名:春秋

  2017年11月1日(摘自http://www.zgfzsbw.com/news/china/msrx/3164.html)


免責聲明:本網發布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的信息,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相關新聞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360 明日之后萌新赚钱 北京pk10定位计划软件 北京赛pk拾全天计划 四川快乐12遗漏手机版 微信红包可以赚钱吗 带二八杠的棋牌游戏 即时比分 天天捕鱼破解版